核心期刊學術咨詢服務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學術論文 > 經濟管理論文 > 長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的時空分異及其驅動因素

長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的時空分異及其驅動因素

來源:核心期刊咨詢網位置:經濟管理論文時間:2020-11-06 10:3312

  摘要 厘清城市生態效率的時空分異及其驅動因素是實現長江經濟帶協同綠色發展的基本前提。本文基于2003—2018年城市數據,采用MinDS模型測度了長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水平,從投入產出視角揭示了城市生態無效率的具體來源,進一步利用Theil指數及地理探測器等方法實證考察了城市生態效率的時空分異特征及其驅動因素。研究發現:

 、贅颖究疾炱趦,長江經濟帶總體及上、中、下游城市生態效率水平呈現波動上升趨勢,且下游地區始終高于中、上游地區。期望產出不足和非期望產出冗余是造成城市生態無效率的重要原因。

 、诘貐^內差異是長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空間差異的主要來源。2011年之前下游地區內部生態效率差異對總體差異的影響最大;2011年之后下游與上游地區內差異貢獻交替位于前兩位。

 、坶L江中、下游地區城市生態效率的絕對差異呈顯著縮小態勢,但上游地區稍有擴大。除中游地區外,長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具有一定的梯度效應,且下游地區的兩極分化現象最為明顯。

 、荛L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的空間分異受到多種因素的綜合影響,從結構因素來看,經濟發展差異對長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空間差異的決定力始終最高,能源投入差異和污染排放差異的作用強度相對較小;從社會經濟因素來看,人口密度差異對城市生態效率空間分異的決定力顯著強于其他因素。

  關鍵詞 長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Theil指數;地理探測器

經濟管理論文發表

  長江經濟帶水陸資源豐富,產業高度集聚,對于推動中國經濟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2018年,長江經濟帶經濟總量達到40.3萬億元,占全國總量的44.1%;新型城鎮化步伐加快,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59.5%。不斷推進的城鎮化進程顯著帶動了城市經濟的繁榮,與此同時,以供水不足、能源緊缺、環境污染為代表的“城市病”日益凸顯[1]。

  《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規劃》顯示,沿江產業發展慣性較大,污染物排放基數大,城市飲水安全依舊存在較大隱患。2014年9月國務院頒布了《關于依托黃金水道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指導意見》,此后,“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等理念逐漸深入人心,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必須并行不悖,要大力推進長江經濟帶實現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城市生態效率旨在改善城市經濟效益的同時減少相應的生態環境負荷,這為全面考察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水平與綠色發展質量提供了新的切入點和視角。鑒于此,本文在科學評價長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的基礎上,對其時空分異特征及其驅動因素進行考察,以期為探尋區域綠色協調發展政策、推進長江經濟帶生態文明建設提供理論支撐。

  1 文獻綜述

  為了評估某地區是否以盡可能少的資源投入和環境代價獲得盡可能多的經濟效益,生態效率無疑是一個理想的概念。早在20世紀90年代,德國學者Schaltegger和Sturm[2]就提出了生態效率的概念,此后由世界可持續發展工商理事會(WBCSD)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逐步推廣,以求通過資本、能源等要素投入的高效優化配置來實現經濟產出的最大化,即達到經濟效益與環境承載力的協調統一。近年來,學術界圍繞長江經濟帶生態效率問題展開了諸多研究,并取得了較為豐碩的成果。

  在生態效率測度方面,早期關于生態效率的評價主要基于單一比值法和指標體系法展開,單一比值法不能有效區分不同環境對生態效率的影響,指標體系法難以克服人為主觀因素。由于數據包絡分析(DEA)不受指標量綱影響,無須設定生產函數形式,可同時考慮多種投入和多種產出,因此在生態效率評價中逐漸占據主流地位[3-4]。隨著長江經濟帶在區域協調發展總體格局中的戰略地位日益突出,探討生態效率的空間差異和影響因素逐漸成為學界焦點。國內學者綜合運用直觀比較法、變異系數等方法就長江經濟帶上、中、下游生態效率的空間非均衡程度進行考察[5],也有少數學者基于城市群視角展開分析[6]。

  關于生態效率的影響因素研究主要涉及經濟發展水平、技術進步、產業結構、對外開放、環境規制等方面[7-8]。已有文獻從理論和實證層面對長江經濟帶生態效率問題進行了考察,為實現長江流域綠色可持續發展奠定了良好基礎,但仍存在一定的局限性:①從分析視角來看,現有文獻大多基于省際視角展開,難以反映城市層面的生態效率現狀及潛力。②傳統的DEA模型要么未考慮投入產出的松弛性問題,要么過度考慮變量的松弛現象,這將導致非有效決策單元對改善城市生態效率產生負面影響。③對于經濟社會、自然環境等多目標下的生態效率提升策略研究相對欠缺,在城市生態效率時空分異的驅動因素探測方面有待進一步完善。

  鑒于此,本文的貢獻主要有以下兩點:第一,采用Meta-frontier方法處理空間異質性問題,基于非期望產出的超效率MinDS模型測度長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水平,并從投入產出視角分析上、中、下游城市生態無效率的具體來源,以豐富長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的評價研究。第二,文章在探討城市生態效率空間差異和分布動態的基礎上,利用地理探測器方法首次分析城市生態效率的內源、外源影響因素以及空間格局形成機理,為實現長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差異化提升提供科學參考。

  2 方法與數據

  2.1 城市生態效率DEA模型

  2.2 時空分異分析方法

  (1)泰爾指數。由Theil[10]在1967年提出,最先被用于刻畫國家間收入差距,由于可以衡量不同類型差距對總差距的貢獻,后被廣泛運用于個體差異化情況的描述,如消費結構差距、地區經濟差距等。本文利用該指數測算長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的空間差異,并根據泰爾指數的可加性原則,將城市生態效率的總體空間差異分解為區域間差異與區域內差異,從而揭示長江經濟帶城市生態效率空間差異的主要來源,具體公式參見陳明華等。

  推薦閱讀:經濟學核心期刊哪些易投稿成功

  

經濟管理論文發表流程

經濟管理論文發表流程-核心期刊咨詢網
論文發表咨詢

相關論文閱讀

期刊論文問答區

經濟優質期刊

最新期刊更新

精品推薦